时间电商“约约”:以时间共享之名,和达人约约

12年前创立poco.cn的姚鸿,至今在业内依然不显山不露水,但POCO已经成为内地最大的以原创图片分享为核心的社区。


有趣的是,虽然以美食、摄影等社交内容起家,它却没有成为大众点评网那样的O2O公司,而是成为了一个以数码摄影图片的分享为主的新媒体,这个累计共享近4亿张原创图片、拥有近亿的注册用户的中国第一图片分享社区,至今仍深耕中国的摄影爱好者这个长尾市场。


而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让姚鸿看到了二次创业的机会。


他开始打造一个以生活达人为主体的知识共享平台,并称之为“时间电商”,其定位就是让每个人都能在业余时间分享和变现自己的技能。


与果壳网所打造的“在行”偏向于领域行家,以职场话题为主不同,约约更侧重于接地气的生活服务方面。


它不像媒体报道的其他知识分享平台如“在行”主要对职场新人、创业新人起陪伴、激励、施压、监督,让学员拥有去执行的决心和动力;而“约约”则是通过把非标准化的服务简化和标准化,以解决生活服务方面的痛点来获得持续发展。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类似一种拥有某些专业技能的达人的“兼职平台”,但不同的是,这些达人业余时间售卖的对象可以从传统的公司,转向匹配精准度更高的个人,也即兼职从TO B变成了TO C,而且也为许多网络达人的粉丝流量提供了变现空间。


刚开始,约约通过导入POCO上庞大的摄影爱好者及模特资源,迅速推动了这款App的风行。


2014年8月,时间电商“约约”App还未上线就获得1000万元天使投资。


2015年3月又完成Pre A轮3800万元融资。Pre A轮估值近4亿元人民币,预计10月完成A轮。


设想一下这个场景:


当你厌倦了千篇一律、表情动作僵化的影楼婚纱照,在约约上预约一个摄影达人及化妆师,这个平台还贴心地提供灯光、道具租赁服务,你从此可以让摄影师和化妆师到你指定的风景点,给你拍出一辑富于个人色彩的婚纱照或者写真,如果对服务不满意还可以在社区写出评价,如果自己条件不错,还可以注册成为网拍模特。


对于喜欢到处采风的摄影师来说,以往只能靠熟人或者微博发布信息,随机性太强,但现在通过“约约”,就能把每一地的工作计划都先定好了,自己一边旅行一边把钱赚了。


从春节后至今,约约平台上线后凭借摄影、网拍模特类服务的单点突破,月均交易额已经迅速从14万元增至9月份的1200万元。


目前平台上有过万名网拍模特、摄影师2000多人,化妆师200多人,以及新上线的美食达人等众多供应商,开始在约约贩卖自己的业余时间。9月“约约”上线的新版App已涵盖技能服务、商业服务、娱乐服务、生活服务等四大品类。


姚鸿的想法是先单点突破,再沿着行业轴逐个击破。约约沿着摄影这个行业,循序渐进地进入到美食领域。


“如果你是一个不熟悉城市旅游或者出差的人,只要在约约上搜索美食达人,就能找到最地道的老饕,告诉你最地道、性价比最好的食府,还可以细分为海鲜达人、农家菜达人、潮州菜达人、西餐达人、风景餐厅推荐达人等等,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愿意给出100元的代价,迅速获得一个可靠的、个性化的美食方案。”姚鸿说。


9月,“约约”新开通美食品类。在试点的广州地区,已经有70多位美食达人入驻约约,其中包括“舌尖上的中国”华南区总顾问闫涛。


美食达人和餐厅合作推出私人订制的新菜,也可以在约约平台独家销售。


未来“约约”还会针对内地的2万多名人才培训师提出邀约,增加技能培训的品类。


姚鸿抗拒把“约约”称为O2O,而是认为这是类似uber共享经济模式。


他对标的是成立于2009年的Thumbtack,这是一个P2P个人服务平台,专业人士可以通过它直接面向客户出售服务。


其专业人士库覆盖全美,专业服务范围非常广,包括绘画、辅导、管道疏通、家政、清洁、CAD设计、婚礼摄影等多达700个门类,几乎任何能想到的服务都能提供。


目前该项目已经获得GoogleCapital领投,原有投资Tiger Global Management、红杉资本等参投,总计融资已达1.48亿美金。


但姚鸿坚持这必须是一个以达人为主的P2P个人服务平台,而不是像有些竞争者那样提出空余时间也可以用来赚钱的时间共享平台。


在摄影、化妆、美食之外,下一步可以扩展到场地布置、人才培训、运动健康、农副产品等品类。


每一个品类的达人都需要经过认证,比如摄影师的自媒体(微博加微信)粉丝量要求起码在5000以上,他们原本已经在社交平台拥有个人品牌,现在只不过是把粉丝导入到平台进行交易。


而且“约约”只做交易平台,目前靠收取佣金、直通车广告等盈利。不做社区,也不做第三方支付。


为了增强行家的黏性,“约约”十分重视供应商培训,比如至今已经做了10期的网拍模特培训班,另一方面则重点打造信用评级系统,为了避免供应商像在O2O网站上那样用水军刷评级,“约约”规定只有交易双方才能在上面做出评价。


从这点来说,“约约”更类似一个不销售实物的“淘宝”,要经线上的预约、确认、付款、确认见过、评价几个交易步骤。


姚鸿信心十足地表示:“中国人都爱赚钱并且提升自己,这是潜在的庞大时间供应商基础;而在两三年后,越来越多的人会接受这种知识分享的方式,来解决传统的信息获取方式难以满足成年人随时随地希望按需学习、按需生活的个性化需求的痛点,这是我们的客户基础。”


现实的生活中,“看过那么多道理,却依旧过不好这一生”的例子比比皆是,无论是在搜索引擎的海量信息中漫漫求索,还是发一条“在线等,挺急的”的朋友圈,似乎都离期待中那种“只属于我”的服务非常遥远——而互联网一个发展方向就是一切只为“我”服务,就像打开地图App那个只为你而动的小蓝点一样。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以个人创业的微店发展非常迅速。


而姚鸿的二次创业,把个人创业的门槛降至最低水平,在一个由陌生人构建的城市之中搭建了桥梁,利用社会化的众包,让不同领域的达人为每个平凡的人提供最周到的个性化生活服务解决方案。


本文为福布斯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editor@forbeschina.com

(本文仅代表专栏作者个人观点)

网址链接:http://wx.shenchuang.com/article/2015-10-10/1209763.html